關於部落格
發一崇德 台北道場 新莊區 蓁德壇
  • 408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金剛經與兩百萬分之一的羽毛

親身感受到靈魂的重量
  我有過幾次印象很深刻的神祕經驗。

  除了〈大悲咒〉之外,我讀的第二部佛經是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(簡稱《地藏經》)。頭一次讀的那天,是農曆七月。伴著無間地獄的種種場面,我讀到地藏菩薩「將承佛威神力故,遍百千萬億世界,分是身形,救拔一切業報眾生」的表白,並向世尊做出承諾,「唯願世尊,不以後世惡業眾生為慮。如是三白佛言:不以後世惡業眾生為慮。」

  夜半寂然的燈下,我悄聲一句句讀著:「如是三白佛言:不以後世惡業眾生為慮。」直可以感受到只有我一個人的屋子裡,身旁卻另有靜靜聆聽者的存在。宇宙,森然。

  讀《地藏經》,又讓我和逝去的父母有一次接觸的機會。

  有一天,一位有「神通」的人士跟我說,我應該讀《地藏經》迴向給我逝去的母親。說她一直放心不下

  我,跟隨我多年,應該到讓她離開的時候了。
我母親是在我上初一的時候去世的。初一的年紀已經不小,可我對她去世的回憶卻一直很不清楚,很不真實。
我對她的思念,要再過六年才覺醒過來。而當時,還太早。

  不過,畢竟有一點是我記得的。一位去參加我母親葬禮回來的叔叔,紅著眼告訴我:我母親的棺木要釘的時候,一直釘不進去。直到爸爸跟她保證一定會好好照顧我,要她放心,釘子才釘了下去。
聽了這位人士建議我讀《地藏經》,我半信半疑地先是回了一句:那也很好啊,我也正好可以和我母親多相處。

  她說,陰陽相隔,終是兩受干擾。接著她說了她看到的我母親的衣著和鞋子的特徵,不由得我不信。
我照她說的,回家去讀了七遍《地藏經》迴向給我當時去世二十年的母親。迴向之後,感覺到一種淡淡的憂傷。像是在一個晴朗的清明節的早上,去掃墓的路上被一陣輕輕的風吹過的心情。

  第二天我主動想到,那也該讀《地藏經》迴向給我父親。

  我父親是一年多之前才過世的,不用別人指點,我都知道他和我在一起。

  我去韓國奔喪,整理了一些父親的衣物帶回台灣之後,一天獨自在家裡午休。半睡半醒之間,矇矓中覺得有個人影飛快地掠進房間,才在床邊一坐,已經沒入我身。大約是一小團棉花的重量進入身體的感覺。這一下子嚇得我跳了起來,立刻奪門而出。

  但是在大門剛關上的剎那,我卻直覺到那團棉花的重量,應該和我父親有關。我父親是不會害我的。所以我安慰著自己又開門進了家裡。
有一部電影叫《靈魂的重量》(21 Grams)。我沒量過一小團棉花是否二十一公克。但那就是我感受到的靈魂的重量。

  因為成長的過程裡,和我父親的心結多,又得以在他晚年重新親近,所以當時即使沒有任何宗教信仰、沒有任何神祕經驗的我,也直覺到那是父子之間的一種牽掛。這時,想到也讀《地藏經》給他。
讀完迴向之後,比前一晚的感受清晰多了。我可以清楚地覺察到有一個無形的,類似影子的東西,慢慢地,一寸寸地,從我身體裡橫向移動出去。

  我像是在和什麼離別,又像是自己在掏空什麼。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由自已地放聲痛哭。哭到聲嘶力竭,突然不知由來地反手一掌拍在自己額頭,才停止。
我讀過一部佛經(經名不記得),看到了一段。
佛陀的弟子之中,目犍連是神通第一。目犍連神通之大,看到一隻鴿子,就可以知道這隻鴿子過去一千世的由來,也可以知道這隻鴿子未來一千世的演化。
大家說目犍連的神通這麼厲害,不知和佛陀的智慧如何相比。

  佛陀回答說:把那隻鴿子身上的一支羽毛切成一千段。以千分之一支羽毛去沾沾海水,沾到多少就是目犍連的神通所及。而佛陀的智慧,則是那整個大海。
這個故事讓我徹底清醒過來。

  學佛學佛,可不是去學那千分之一的羽毛。

  很多人經常把科學沒法解釋的事情,都稱之為「迷信」。但是長久以來,我也看到許多人越是不接受宇宙裡存在一些目前還無從探測的能量,越會在有人稍微展露一手和那些能量溝通的能力時,就五體投地,像一個從來不相信收音機會接收無線電波的人,一旦給他聽到收音機裡當真可以傳來一點聲音,就把那個不過是轉動了一下收音機調頻鈕的人,當成宇宙的創造者來膜拜了。

  我很慶幸自己很早就有些對神祕經驗的體會。那段經歷,對我最大的好處,是從此對「神通」、「神祕經歷」等免疫。此後,不論什麼樣的大師、高手,表演多麼神奇的身手,我都不會為之所動。
每當看到人聽到、看到什麼大師指點了「前世」因果就敬若神明,我都會想到目犍連的故事。前後看得出總共兩千世因果變化的目犍連,才相當於那千分之一的羽毛,搖頭晃腦或故作神祕地談一次「前世」的人,那是兩百萬分之一的羽毛所能沾到的海水吧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