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葉蓁蓁
關於部落格
發一崇德 台北道場 新莊區 蓁德壇
  • 372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誠信堅毅的一生~之三

五.      無私 無求 無為的奉獻
只有走過炭火的人,才知道烈火的熾熱;只有經歷冰霜的人,才知道霜雪的寒慄,只有迷航歸來的人,才知道如何引領迷人歸航。上天給予淑梅的所有艱難考驗,原來都是為了讓她明白眾生的痛苦。在最深的情感中,有著最切身的不捨。她…更珍惜所剩不多的時日,拼命去關懷眾生。
 
  當時越南道場非常欠缺翻譯人才,為了培訓當地的翻譯人員,她不辭辛勞的親自錄音來教學,有一次在開法會前夕,安排翻譯人員不足,她焦急極了,怎麼辦呢?於是她想出一套辦法,每一道法會的傳題都錄成一個錄音帶,從晚上錄到凌晨三點多才完成。然後教道親一字一句的練習翻譯。她的聲音很清晰、親切,宛如涓涓的河水輕輕的流動著,揉動初學道者的心扉。道親如有不懂的地方,便教他們翻查字典,瞭解傳題中的意思。最後她講一遍,讓道親翻譯一遍,不厭其煩耐心地示範,使道親深深牢記在腦海裡。到法會當天,傳題講師所講的每一句話,越南道親都能朗朗上口的翻譯出來。她以身示教,用愛心、耐心,日積月累培訓出一個個翻譯的好人才,作為道場的棟樑,也為社會作出貢獻。越南道親無不感激她的恩惠與美德。淑梅無我無私的奉獻自己的生命,為上天找尋流失的佛子,關心如親般的眾生。
  曾經有一次,越南一位中文教師,受學校妥派到台灣台南永康區深造。因為這教師已素食多年,剛來台灣時,人地生疏、舉目無親,想素食有點不便。在那無助的時候,回國養病的淑梅,如同風中殘燭一般虛弱的身體,得悉此事,便顧不及自身的病痛,抱著一顆菩薩心腸去關懷她,如同冬天的太陽,總是在生命最冷的時刻及時傳遞溫暖、給予關懷。因為淑梅認為自己的責任,絕不輕易地放棄任何一個眾生,她把每一個眾生都當成寶貝,從來不會覺得道親生死與我何干?她那柔軟的悲心、堅毅的熱情,默默的打動了這道親的心。
  淑梅殷勤的帶她到素料店,購買了足夠兩個星期的糧食,這只是一位很普通的道親,淑梅卻能付出無私的慈愛與關心,那盛情深深地影響了此道親,使她回國後積極參與道場推展,發心修道辦道,效法她那無畏大愛的精神。
  在開拓越南道務不遺餘力之際,只因生活環境差,長期用水不當,結果本患有癌症的身子,終於抵擋不住癌細胞的侵襲,再度又病發。第二次的病情復發,導致腰酸背痛不能行臥,醫生診斷,又有腫瘤壓迫神經,所以只好開刀去除腫瘤,並且在體內裝J型疏尿管,整個肉體可說是殘缺不全。第二次治療是電療、化療,醫生開處方是嗎啡止疼劑…等給她服用。她毅然勇敢的接受治療,病情才暫時控制住。
 
六.      無情的病魔再度侵襲
跋山涉水亦踏實 無阻步行找有緣
 
  病愈重道的心就愈堅定,也不管曾經跟死亡擦身過,更不管自己的身體是否可以承受。淑梅因放不下越南的芸芸眾生,抱著微弱的身子又出國辦道去了。一次在機緣成熟的引進下,繼續開荒越南臨近國家柬埔寨。她不辭辛苦,長途跋涉,忍受著柬埔寨酷熱的天氣。為了找落腳的地點,淑梅仍然抱病一步一腳印,走遍了大街小巷尋找可用的房子,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,在金邊機場附近找到了房子。但是房子格局不適合佛堂使用,所以必須改建。淑梅親手設計藍圖監工,樣樣都自己來。雖然語言不通,但她總能想盡辦法做好這項任務,從一磚一瓦,都能算出用量與經費。一個月內終於完成了佛堂的建構,成立了柬國第一間佛堂。
  過了一年,因為道務推展的迫切性,又購買了隔壁的房子作為發一崇德柬埔寨道務中心。當道務中心正要落成前夕,淑梅的病情又復發了,由於長期勞累,這次的病情比以前更嚴重。淑梅開始每半小時放一次血,腰部疼痛得不能自如行走,但她堅毅的精神,想協助道務中心成立的任務,她還要料理一切,安排各項工作,更要親自插花獻佛。只因每半小時的放血,幾乎快把全身的血液放光,大家眼見病情嚴重不可再拖,請她即刻回國治療。送她到機場時,卻沒有機位回國,機場小姐答道:若想即刻回台灣,必須購買臨時單程機票,票價是美金貳仟三百五十元整(折合台幣約七萬元整)。淑梅一聽這天荒昂貴的票價,就說:我們回佛堂吧!不要花那些冤枉錢,吃些葡萄補血即行。就這樣又回到了佛堂,但淑梅的血快流光了,再沒力氣支撐下去,當晚被折騰得無法入睡,硬撐熬到天亮。一大早趕緊送她到機場,請機場小姐幫忙劃位。上天慈憫,終於有機位讓她回台灣了。她自己坐上輪椅,由服務人員推著出關。當時前賢們問她:「淑梅,妳自己一個人可以嗎?」她回答:「可以啊!萬一暈倒了,自然會有人叫救護車把我送去醫院的。你們放心吧!明天道務中心成立,我是看不到了,請你們務必全力以赴啊!」就這樣淑梅搭機返回台灣。」
一下飛機即直接進入醫院。醫生看診時,問淑梅:「妳是超人嗎?為什麼可以忍受每半小時放一次血,妳已經嚴重缺血,必須先輸血,再緊急治療病症。」原來是輸尿管被癌細胞堵住了,不能解尿,所以才大量出血。現在醫生的醫治,只能再由體內裝上另一支J型輸尿管,但這次不保證能裝得上去,若是裝不上去,那就必須再由腰側挖個洞,裝上尿袋,一輩子都要背著尿袋才能解尿。這時的淑梅害怕極了,怕的是本已有人工造口,現在如果再裝上尿袋,那就更不方便出國辦道了。在臨危時刻,淑梅懇求不休息菩薩慈悲撥轉,讓醫生能順利裝上輸尿管。淑梅進入開刀房約兩個小時後,醫生帶來好消息:「裝上去了!裝上去了!不過今後淑梅必須每三個月在進入開刀房換管子,因為癌細胞是一天一天倍數成長。」堅毅的淑梅又和病魔搏鬥了。前後進出開刀房數次,最後一次醫生說:「這回沒上幾次幸運,因為癌細胞已經轉移全身,再也無法用藥物治療,只能夠用嗎啡控制疼痛。
淑梅每三個小時必須服用嗎啡一次,才能讓疼痛舒緩些,可是止痛藥吃多了,相對併發症也產生。淑梅的腳底出現大大小小的水泡,走路非常困難,疼痛如刀割般。儘管她的身體病痛如昔,然而她的心卻豁然開朗。正因為她把所有的精神都投注在學道參悟上,縱然病魔折磨她的假體,她的心卻毫無感覺,靈性早已超越色身的障礙,得到永恆的自在。
國二0一0年五月份開法會,她毅然帶著止痛藥,坐著輪椅再度搭飛機出國,許多道親看著她拖著一條命來到柬埔寨,她邊說著話、邊喘著氣,她鼓勵越南柬埔寨的道親:「這次我來見大家、講講課,恐怕下次再也沒機會見面了。這道很寶貴,修道的人生真的很有意義,希望你們要好好進,好好的修…….」
一字一句的關懷與叮嚀,深情感動了在場的道親,使大家熱淚盈眶,捨不得大姑姑(道親們對淑梅的尊稱)離開大家。果真如淑梅所言,這是她最後一次出國了。淑梅為了道無懼生死,這樣的一副菩薩心腸,讓懈怠懶散的人見到她的出現,頓時振奮不已,心生羞愧。道親們受到她誠摯的感召,又豈敢退縮不前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